<center id="luhzi"><wbr id="luhzi"><u id="luhzi"></u></wbr></center>
    <legend id="luhzi"></legend>
    <strike id="luhzi"><delect id="luhzi"></delect></strike>
    <form id="luhzi"></form>
    <u id="luhzi"><strong id="luhzi"></strong></u>
      <strike id="luhzi"></strike>

      1. <u id="luhzi"><menuitem id="luhzi"><legend id="luhzi"></legend></menuitem></u><form id="luhzi"></form>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顏色:

        黑橋的日與夜:藝術之花盛開在垃圾堆上

        2015-04-16 16:43:48

        來源: 中華國粹在線 作者: 艾華

        在北京黑橋村被環形鐵路包圍的1.93平方公里土地上,生活著近千名藝術家,其中70%是年輕藝術家。他們是城市邊緣的“外來人口”,一邊忍受燒煤停水,一邊享受觥籌交錯。

        開放的卡拉OK空間,MV投影打在破舊的小面包車身上,廉價而迷幻的燈箱招牌偏隅一角,被垃圾鋪滿的河道貫穿整個空間……這些觸碰得到的場景與墻上的油畫相呼應,營造出一個魔幻現實主義空間。

        冬天的北京,空氣里有股霧霾混雜著煤灰的腐朽味。黃敏個展“黑橋村:一種微觀敘事”在位于南皋村的在3畫廊舉辦。畫廊藏在北京塑料三廠里,工廠結構和798相似,但這里的創意園區剛剛起步,零星的藝術機構和畫廊在被車間和員工食堂包圍的空間里很不顯眼。

        展廳內,藝術家和他的藝術圈朋友衣著光鮮,彼此寒暄。隔壁,一個德國藝術家的影像展同期開幕,外國人擠滿了展廳,源源不斷的紅酒被抬進去,他們舉著高腳杯相互祝賀,行貼面禮。

        兩個展廳的對面是塑料三廠的食堂。晚上5點,穿著藍色工裝的工人正在食堂吃晚飯,對于外面的熱鬧,他們并不感興趣,或者,早就習以為常。

        吃完飯,他們中的一些人會在畫廊周圍轉轉。德國人的東西他們看不懂,黃敏的“黑橋”就在隔壁村,那景象他們熟悉,有些員工的家甚至就安在黑橋。于是,展覽現場就出現了有趣的一幕:穿著藍色工裝的中年女工手里拿著還沒吃完的半塊饅頭,邊咀嚼,邊參觀展覽,并在某些熟悉的場景前多停留一會兒。

        相同的錯位和混搭,無時無刻不出現在黑橋村。被環形鐵路包圍的1.93平方公里上,村民不足2000人,流動人口愈7萬,藝術家近千人,黑橋村是當下中國藝術家生存狀況的縮影,也是一個被北京城遺忘的角落。

        從黑橋到798,成了黑車司機最熟悉的路線。

        這是黃敏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藝術離普通人的生活如此貼近。這種貼近是地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作品的主題“黑橋村”是黃敏的黑橋村——2008年,她和先生馬軍把工作室搬到了這里。“黑橋村”也是廠工、農民工和村民的黑橋村,那是他們在日益膨脹的北京城里最后的歸宿。

        五年前,黃敏和馬軍的工作室在費家村,那是一個獨立的藝術區,與周邊的村子相分隔。但2008年前后,北京城內的很多藝術區突然拆遷,費家村也不例外,他們只好重新尋覓工作室。東營、北皋、長甸……他們把當時活躍的藝術區看了個遍,最終選擇了黑橋。

        黑橋好在便宜,可以租下足夠大的空間。壞在垃圾漫天,沒有路燈,連條像樣的柏油馬路都沒有。

        天氣好時,站在黑橋的主干道上,可以遠遠地望見白色的望京SOHO。從村里打一輛黑車,15分鐘就可以到達798藝術區,這是黑車司機最熟悉的駕駛路線。2008年之后,越來越多藝術家搬到黑橋,其中,剛離開美院不久的年輕藝術家占到近70%。

        和798、草場地等老牌藝術區不同,黑橋的藝術區成點狀分布,大大小小的區域有六七個,散落在民房和倉庫之間。黃敏和馬軍所在的光華藝術區是黑橋村最早的幾個藝術區之一,這里還住著藝術家鐘飆,他那1000平方米左右的工作室里有工作區、生活區和一個自己設計的花園。2009年,他在村里舉行的那場大party至今是黑橋村津津樂道的傳說。

        二道八號院是黑橋規模最大的藝術區,和粗放型經營的其他藝術區不同,二道八的老板在藝術區里修了籃球場和人工湖,每戶工作室門前都有一個小小的院子。

        馬東利就是這168戶藝術家之一。在搬來黑橋之前,他的工作室在一處民宅里,畫了兩年,想畫大畫了,不得不尋找更大的空間。“正好馬軍推薦了黑橋。”馬軍是他在中國傳媒大學的任課老師,也是他在那所非美術院校里結識的為數不多的“可以聊聊藝術”的人。

        B區2號院住的是“川美幫”。2008年,四川美術學院畢業的張伊銘、何偉、趙波等師徒五人組團從蜀地搬到離當代藝術更近的黑橋村。他們租下整個B區,把它隔成幾個工作室,就此成了北漂。成都人喜歡酒吧,他們就在村里合伙開了一個,起名“藍房子”。這個不足100平方米的小酒吧在黑橋村的藝術圈里無人不知。不久前,黃敏也成為股東之一。

        “我琢磨了一下,要搞藝術,就從與最牛逼的藝術家做鄰居開始。”攝影師吳迪的工作室很好辨認,F區,門口立著個戴面具的模特,而他口中的牛逼鄰居就是藝術家張大力。吳迪是藝術圈的闖入者,他非科班出身,年過三十才成為職業攝影師。“和王慶松、張大力做朋友,讓我少走了10年彎路。”吳迪說。

        前段時間,有人放出工作室轉租的消息,消息一出立馬脫手。“早建好的這些工作室便宜,搶手得很。”吳迪說。

        所有工作室都建在農業用地上,嚴格算來,都是“違建房”。但至少,目前看來,黑橋是安全的。環形鐵路保護了它,開發商不愿進來,村委會對藝術家的入住也處于放任狀態。村民和開發商看到了商機,每天,破舊的民居和倉庫間都有新的工作室在生長。

        藝術家和打工者一樣,都是黑橋的“外來人口”。

        從法國到黑橋,從奧地利到黑橋,從德國大使館到黑橋,從798到黑橋……藝術家常常在有著天壤之別的生活狀態中轉換,練就了能屈能伸的本領。

        住在二道八號院的馬東利有一個微信群,群里有上百個藝術家,除了偶爾有人辦展會在里面吆喝一聲,他們幾乎不討論藝術。“有老鼠怎么辦”、“你們家停水了嗎”、“煤燒不熱啊”,生活逼著他們接地氣。

        到黑橋的第一年,馬東利自己燒煤,大半夜披著衣服跑到室外,學著老鄉的樣子拼命加煤,卻怎么都燒不旺。風一吹煤灰全揚到臉上,狼狽不堪。“終于忍不住了,第二年開始雇人燒。”

        二道八號院門外就是村里的主干道,馬路兩旁立著一個個粉色的小房子,最初以為是藝術區前的保安亭,走近才發現,房子里堆滿了烏黑色的垃圾。垃圾被焚燒,黑色的煙從粉色的房子里冒出來,和霧霾混在一起。

        黑橋的自來水嚴重不符合飲用水標準,村民和藝術家都知道。吳迪常年和綠色和平組織合作,他有檢測自來水水質的設備傍身。從水龍頭涌出的帶著氣味的地下水只能用來洗衣服,村里的桶裝水公司生意興隆,一個電話打過去,十幾分鐘就能送到。“30塊一桶的用來喝茶,10塊錢一桶的用來做飯。”吳迪說。

        夜晚打車去黑橋要和出租車司機斗智斗勇。先到望京,再到草場地,最后再坦白,告訴司機到黑橋村。男司機會抱怨,女司機會害怕,乘客滿心僥幸。

        村里有三趟公交車,那是村民和打工者的交通工具。村中華聯超市對面常年停著一排黑車,每個藝術家都有幾個相熟的黑車司機的電話,方便自己,也方便來訪的朋友。

        黑車司機老陳是村里人,在村口等活幾年了,他清楚地知道各個藝術區的具體方位,甚至有個別能叫得出名字的藝術家。他知道那個住在光華藝術區的鐘飆很有名,總有記者和穿著奇形怪狀的男人女人去拜訪他。至于他是搞什么藝術的,老陳不知道,也并不關心,因為他們是“另一個世界的人”。

        藝術家和普通百姓生活在同一區域內,卻是毫不相干的兩類人。他們有各自的圈子,去不同的餐館吃飯。藝術家白天睡覺,晚上狂歡或者創作,普通百姓白天工作,晚上睡覺或者失眠。

        除了黑車司機和靠藝術家賺錢的人,村里沒多少人關心藝術家的生活。在當地派出所的職責范圍里,藝術家和打工者沒有區別,都不過是“外來人口”。

        在關于黑橋的社會新聞上,為生活環境發聲的藝術家失去了名字。他們是許先生、包先生、王先生,別管你是行為藝術家、雕塑家還是油畫家。

        村里有唯一一所小學——紅旗小學。這所農民工小學里有一位“掃地僧”陳師傅。兩年前,陳師傅開始在學校的各種宣傳單背面畫畫。他負責給學生和老師做飯,每天十一點之后睡覺,早上三四點起床,他用睡前的時間畫畫。葛優、李嘉誠、余秋雨、左拉、裴多菲、撒切爾……陳師傅畫的都是些與生活遙遠的人物。

        黃敏在準備展覽時發現了他,把他和紅旗小學學生的作品列入了展覽計劃。現在,陳師傅偶爾會去黃敏和馬軍的工作室看看,他想跟黃敏學畫油畫。陳師傅壓低聲音悄悄地說:“但說實在的,給學校工作,哪敢大張旗鼓搞自己的事啊,還是等到退休以后吧。”

        年輕藝術家聚集在黑橋尋找機會,既熱血又迷惘。

        黑橋和其他成熟的藝術區不同,區域內沒有有規模的畫廊和藝術機構。“我們說要有空間于是就有了空間”、“分泌場”、“OFF空間”,和2014年剛剛起步的“ACTION空間”等幾個非營利性空間是黑橋近兩年的亮點,也是很多默默無聞藝術家的平臺。

        “我們說要有空間于是就有了空間”策劃的“夜走黑橋”是2013年藝術圈的焦點事件之一。這個由崔燦燦發起的項目吸引了包括艾未未、趙趙、劉錚、王音在內的40多位藝術家參與創作,黑橋因“夜走”而知名度大增。

        奧地利藝術家Bianca五年前來到中國,一到中國就扎進了黑橋,不久后又成了黑橋藝術家何偉的女朋友。和多數常駐中國的國外藝術家不同,她的創作不包含任何中國元素,那些圖案和色彩是屬于歐洲的。

        但她和藝術家Anna Hofbauer共同創辦的“OFF空間”卻和中國發生著關系。五年來,許多國內外藝術家在這里辦過展覽。前幾年,所有展覽的經費都是Bianca和伙伴兩人解決,去年開始,她們得到了來自奧地利官方的基金支持。

        做“ACTION空間”一年,錢龍越發感受到了黑橋村不同于以前的“緊張”。這種緊張的氛圍和感受來自環境,也來自藝術家自身。年輕藝術家聚集的地方,有夢想,有熱血,同時,也有迷惘和焦慮。

        2013年,楊松從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畢業。畢業前,他靠在學校時“接活”的錢和同學一起租下了黑橋的一間工作室。“當時就覺得,牛逼的藝術家生活就要開始了。”楊松臉上還有當時的興奮。和大多數渴望成為職業藝術家的美院學生相比,楊松是幸運的,他的影像作品《蛻》受到關注,其他作品也偶有銷售。“可以靠賣作品養活自己了。”楊松說。

        黑橋有張大力,還有孫原、彭禹夫婦,也有馬軍、黃敏夫婦和吳迪這樣的藝術圈中產階級,但更多的是需要機會和正在尋找機會的年輕藝術家。

        非美院出身,馬東利沒有美院老師和前輩的幫助,他甚至覺得,自己從未真正融入這個圈子。剛到黑橋時,他主動社交,出席飯局,也參加其他藝術家組織的牌局。“誰知道玩牌就真的只是玩牌,從來不聊藝術,慢慢地就不參加了。”馬東利說。

        最迷惘的時候,他很媚俗地去騎行川藏。這趟艱苦的旅程對于他來說,除了多些談資,幾乎毫無幫助。“現在盡量認識些策展人,讓馬軍老師多幫幫我,也只能慢慢來了。”

        B區2號院的“川美幫”來北京后創作風格都發生了很大轉變。張伊銘和何偉從寫實變成了抽象,趙波從符號化的波普變成寫實。

        張伊銘偶爾會懷念在四川和重慶的好日子。2008年之前,中國油畫市場正如日中天,有寫實傳統的川美油畫系屢屢有人賣出高價。“活得跟個大爺似的。”張伊銘說,那時候,他中午起床,下午畫畫,晚上就去吃飯喝酒,活得醉生夢死。

        來北京后不久,何偉和簽約的一家重慶畫廊解約了,失去了穩定的收入來源。手頭的創作持續了兩年,未參加過展覽,也沒賣出過一幅作品。“實在沒錢了就去接點裝飾畫的活。”何偉說。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偶爾會陷入憂郁,憂心創作,也焦慮生活。

        “黑橋像麻辣燙,各種材料都混在一起了。”已經移居京旺家園的藝術家厲檳源說,他不喜歡工作室,空間太大,人消失在堆成山的創作材料中,太過孤獨。如今,他的創作方式已經不需要一個固定的工作室了。

        厲檳源并不懷念讓他在藝術圈站穩腳的黑橋。在那里,因為極度的無聊,他把黑橋的鞭炮聲帶去798(《來自黑橋的炮聲》2011),向遍布垃圾的臭水溝放焰火(《臭水溝的春天》2013),也在望京街頭裸奔。

        2014年的最后一個周末,藍房子酒吧放映了本年度的最后一部電影,電影的中文譯名是《豆腐人生》。故事有一個完美的結局,豆腐店老板永吉一生執著于做豆腐,經歷了挫折和失敗,最終收獲了圓滿的家庭和事業。

        這是一個寓言,溫暖著手捧豆腐的黑橋藝術家


        • 掃描上面二維碼 加小編微信
        • “中華國粹在線” 關注我們的公眾號
        返回欄目首頁
        標簽: 藝術 盛開 垃圾堆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 如何尋找30年來中國當代藝術的邏輯
        • 下一篇 成化碗拍高價事出偶然:不影響內..
        發標評論
        稱呼:
        驗證碼:
        內容:
        用戶評價
        暫時還沒有任何評論

        熱門推薦

        推薦作品

        精彩圖片

        最新文章

        推薦藝術家

        48小時熱文排行

        卓易彩票平台卓易彩票主页卓易彩票网站卓易彩票官网卓易彩票娱乐 遂宁 | 馆陶 | 赤峰 | 泉州 | 甘孜 | 南充 | 玉林 | 温州 | 赣州 | 衡水 | 泰安 | 白银 | 山东青岛 | 德阳 | 泰兴 | 厦门 | 菏泽 | 吉林长春 | 四川成都 | 白沙 | 神木 | 哈密 | 台南 | 鄢陵 | 甘孜 | 嘉兴 | 株洲 | 姜堰 | 安康 | 茂名 | 湛江 | 长垣 | 诸城 | 丹阳 | 潜江 | 江苏苏州 | 阿拉尔 | 滁州 | 柳州 | 济南 | 平潭 | 伊犁 | 白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铁岭 | 淮南 | 黄石 | 大同 | 江门 | 海东 | 襄阳 | 昆山 | 东阳 | 博罗 | 蓬莱 | 诸城 | 靖江 | 邵阳 | 来宾 | 厦门 | 中卫 | 茂名 | 邳州 | 广饶 | 昭通 | 济南 | 兴安盟 | 海西 | 项城 | 五指山 | 改则 | 沛县 | 大庆 | 葫芦岛 | 山东青岛 | 台南 | 湖北武汉 | 德州 | 山东青岛 | 信阳 | 诸城 | 焦作 | 乌兰察布 | 南安 | 咸宁 | 燕郊 | 辽宁沈阳 | 葫芦岛 | 琼中 | 松原 | 黑龙江哈尔滨 | 文山 | 迪庆 | 桐城 | 安阳 | 玉溪 | 和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