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luhzi"><wbr id="luhzi"><u id="luhzi"></u></wbr></center>
    <legend id="luhzi"></legend>
    <strike id="luhzi"><delect id="luhzi"></delect></strike>
    <form id="luhzi"></form>
    <u id="luhzi"><strong id="luhzi"></strong></u>
      <strike id="luhzi"></strike>

      1. <u id="luhzi"><menuitem id="luhzi"><legend id="luhzi"></legend></menuitem></u><form id="luhzi"></form>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顏色:

        書畫家當慎“被收藏”

        2013-10-21 22:46:05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作者: 艾華

        作為書畫家,高興莫過于作品為世人喜愛、求購乃至珍藏,但有的人卻過于迎合市場、貪圖名利,將自己的作品千方百計地贈送到知名公共場館、社會政要、名人或巨賈手中,而后借助名館、名流“被收藏”來大肆炒作自己。此舉常常是某些“著名書畫家”所為,為業界和社會有識之士所詬病。

        自古以來,中國書畫大家多追求德藝雙馨的境界。他們常常不以書畫家自許,書畫不過是其怡悅情志、修身養氣的藝術方式,是其精神生活的一項內容或禮尚往來的一種習慣。他們惜墨如金,不屑媚俗,恥于主動送上自己的作品來求得相關的名與利。

        從收藏的角度而言,非親非故之間,若要慕名求得大家真跡,那是要想些法子并有所表示的。于是《隋書》中有了支付稿費的最早說法“潤筆”,后來潤筆費有了約定俗成的報酬標準叫做“潤格”。清人鄭板橋就曾公開宣布自定的書畫尺幅價格,為后人所模仿。常言道,“便宜無好貨”,何況是送上門來的作品?雖然有些未出名的書畫家潤格不高、藝術水準不低,但在特殊的功利目的促生的“被收藏”現象中,那些送上門來的作品,即便是作者的“力作”,也不會是意境、技藝高超的妙品——心在名利,作品又能如何?因此,古來大家或名流諸君,往往假托不諳書畫之道,對那些不請自來的書畫家避而遠之,以免落得個“被收藏”對象,而污損了自己的名節。

        遺憾的是,“被收藏”如今已然成為當今書畫炒作營銷的主要手段之一——那些自以為“著名”而又不被社會認可的書畫作者和他們的包裝者,絞盡腦汁找到聯系知名公共場館、社會名流的道兒,或者穿梭在各大展覽的開幕式現場,尋找一切機會將精心炮制的所謂精品力作“敬呈方家賜教”。這一過程少不了合影留念乃至錄像,也少不了一些鼓勵甚至褒獎的話。主動的贈予者,表面恭敬,心中竊喜;被動的接受者,作為社會名流“撥冗”接見書家的時刻,也總得作喜形于色之狀,附庸風雅,講點好話,否則怕人傳出某公“沒有品位”或是“不近人情”之說。不負責任的點評,經常是迎合世俗而又無可奈何的需要,卻讓“力作”被收藏之后的社會效應和市場效應達到了令人滿意的效果。

        這些“被收藏”的作品真實水準如何,在這種“喜慶”的時刻,恐怕是沒有人實話實說的。現實的情況是,有些書家,即便將常年練習的“神”、“龍”、“福”、“壽”等字全都寫上,再加上有如魯迅先生筆下人物孔乙己“茴”字般的多種寫法,這“力作”也依舊蒼白無力。然而,即便是懂得書畫藝術的行家里手,在書畫作品“被收藏”的現場給予了嚴謹客觀的評價乃至批判,也不影響這次見面市場價值的深度挖掘——書畫作品“被收藏”后,炒作此公的系列動作也就出籠了。一般而言,某“學術單位”會先將此公作品編湊成冊,加之手拿作品與公共場館負責人、社會名流的合影,精美裝幀出版,再舉辦此公的專家研討會,安排圈內人士給予廉價的高度評價,諸如“幼受庭訓”、“涉獵諸家、多體兼擅”,又如“作品多次獲得大獎,被多家博物館收藏,入列世界華人藝術名人大典”等。最后的關鍵環節是媒體曝光,各色媒體紛紛推介,此時常常也要加上“被某公共場館收藏”的信息或作者與社會名流的合影,更少不了名流和業界口吐蓮花的稱贊——作品毫無生氣的“平庸”被說成“古拙”,突破法度的“丑書”被說成“創新”,如此等等。這陣勢讓人目眩耳鳴,置我等普通藝術愛好者于云遮霧繞之中,若是心里還是沒有長出幾分佩服,便會懷疑自己是否有些狂妄或無知。

        此類“被收藏”的市場炒作,利用的是崇尚名流的羊群效應。“被收藏”的謎底并不復雜,技巧也并不高明,卻助長了書畫界炒作的不良風氣,傷害了藝術市場的參與者。若將此類現象的危害全部歸因于書畫家本身,似乎有失偏頗。始作俑者,往往還有囤積炒作的收藏者、來者不拒的知名公共場所、不負責任的拍賣公司等。他們和書畫家一樣,都是書畫市場鏈上的利益共同體。大伙只顧在“雞犬升天”的過程中撈足油水,哪管是否真有“一人得道”,此公創作的東西是否值得收藏。

        還有一些“被收藏”漂洋過海,欺世盜名,貽笑異域——人脈廣泛的利益相關者托關系將作品硬塞給了國外的博物館、聯合國官員、外國名人政要。此等消息在國內媒體廣為傳播,卻難以得到“收藏方”的證實,也難見到作品被展示。國外博物館長期陳列的,還是人們公認的經典,包括從我們老祖宗手上搶去的東西。云泥有別,大浪淘沙。我深信,書畫藝術和市場自有其基本規律,“被收藏”的作品即便可以欺人一時,也騙不了一世,更騙不了天下。(胡若隱)


        • 掃描上面二維碼 加小編微信
        • “中華國粹在線” 關注我們的公眾號
        返回欄目首頁
        標簽: 書畫 家當 收藏 [責任編輯:admin]
        發標評論
        稱呼:
        驗證碼:
        內容:
        用戶評價
        暫時還沒有任何評論

        熱門推薦

        推薦作品

        精彩圖片

        最新文章

        推薦藝術家

        48小時熱文排行

        卓易彩票平台卓易彩票主页卓易彩票网站卓易彩票官网卓易彩票娱乐 威海 | 吉林长春 | 定州 | 衡阳 | 定州 | 阜新 | 石狮 | 大丰 | 甘南 | 宝应县 | 吉安 | 潮州 | 信阳 | 靖江 | 南通 | 海安 | 昆山 | 诸城 | 日土 | 诸暨 | 威海 | 驻马店 | 普洱 | 大兴安岭 | 南平 | 扬州 | 咸阳 | 海拉尔 | 贵港 | 邹城 | 迁安市 | 长葛 | 庄河 | 昭通 | 青州 | 牡丹江 | 平顶山 | 四川成都 | 杞县 | 铜仁 | 鹤壁 | 鹰潭 | 沭阳 | 昌吉 | 万宁 | 泸州 | 大连 | 巴中 | 毕节 | 自贡 | 渭南 | 惠州 | 宿州 | 石狮 | 伊春 | 抚州 | 姜堰 | 遵义 | 江西南昌 | 德清 | 郴州 | 淮安 | 莱州 | 江西南昌 | 枣庄 | 贺州 | 鹤壁 | 湖南长沙 | 珠海 | 晋城 | 五家渠 | 九江 | 阜阳 | 海拉尔 | 宜宾 | 德清 | 通化 | 海南海口 | 河南郑州 | 喀什 | 遂宁 | 临汾 | 安阳 | 巴彦淖尔市 | 百色 | 澄迈 | 新余 | 阿拉尔 | 延边 | 吉安 | 绥化 | 三亚 | 遂宁 | 莱芜 | 龙岩 | 雅安 | 临汾 |